当前位置:

牵手地方管理部门!中超球队的健康发展,是唯一生存法则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宋承良 编辑:符环宇--体育 2021-02-22 10:05:22
时刻新闻
—分享—

澎湃新闻 报道 近日,中超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发布官方公告称:经中国足协审批同意,自即日起,“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河南嵩山龙门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

随着河南建业的改名,在中国足协对俱乐部名称中性化的要求下,越来越多的地方有关部门开始参与进了职业俱乐部运营,这或许会成为这几年中国足球的一种全新潮流。

在中超整体“降虚火”,开始薪资管理的背景下,当地官方的管理经验能进一步稳定俱乐部和投资人。

胡葆森投资压力大大缓解

河南建业自1994年成立后就一直未曾改名,投资人胡葆森对这支俱乐部倾注了很大心血。

建业官方称:建业集团自1994年8月以来扛起河南省男子足球职业化发展重任,是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以来唯一没有更换过投资人的俱乐部。2020年3月又承担了河南女子足球职业化发展任务,26年来累计投入近50亿元用于河南足球事业发展。

如果细分的话,建业最近6年在足球上的投资,恐怕都要超过此前的20年时间——究其原因,还是在于中国足球这几年的“金元风暴”,让中超绝大多数球队的花费都呈现几何级数增长。

可以说,足球的高额投资,让很多老板非常头疼。

过去两个赛季,建业其实已经有意识控制投入规模——借着更名,建业索性找来了地方管理部门一起参与俱乐部运营。

去年12月31日,建业俱乐部发布官方公告称俱乐部将更名为洛阳龙门,但这引发了建业球迷情绪上的极大反弹,部门球迷甚至来到建业俱乐部门口用下跪的方式表达抗议。

不过,在生存面前,这样的抗议并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建业之后宣布重新考虑俱乐部名称,新名称无非是把河南两个字放了回去,安抚球迷的情绪。

而在建业官方公告中,也表明了俱乐部新主题的作用:“新俱乐部将充分发挥三方各自优势,权益共享,义务共担,共同支持河南足球事业发展。”

据《大河报》采访俱乐部相关人士称,新俱乐部的股权结构按照郑州、洛阳、建业三方,股权比例为433。两地政府充分信任并尊重建业多年的足球运营经验——未来,建业仍将负责俱乐部的具体运营。

按照全新的股权结构,胡葆森的投资压力将大大缓解。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按照投入帽最高标准的6亿元,过去这笔钱将由胡葆森一人承担,现在胡葆森只需要支出30%,也就是1.8亿元。

这个体量级别的投入,有助于投资人可以长期坚守中国足球。

唐山也要引入中超球队?

就在建业官方宣布更名的同一天,一份由唐山市发展改革委员会和唐山市体育局联合发布的通知文件在社交网站上流传,文件的内容是“积极推动引入中超球队支持我市足球事业发展”。

此图一出,旋即引起广泛讨论——考虑到唐山的地域性,很多球迷和网友都在猜测,唐山想要引进的对象是刚刚更名河北队的原华夏幸福俱乐部。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就如沧州和永昌之间的故事一样,唐山和华夏幸福也在进行着接触。而考虑到华夏幸福集团的实际情况,双方最终牵手的可能性很大。

当然,中国足协对俱乐部股权更名时间有明确要求,本赛季开始前唐山市方面恐怕很难完全接手,双方可能在赛季结束后进行全方位的合作——未来唐山或与廊坊共为双主场,也有可能是直接转让迁入唐山。

这种引入地方管理部门一起运营俱乐部的模式,其实并非是孤案——今年1月15日,刚刚从中超降级的石家庄永昌足球俱乐部发布更名公告,正式更名为沧州雄狮足球俱乐部。

公告显示,经永昌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和沧州市人民政府友好协商,共同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俱乐部将迁至河北省沧州市。

尽管新俱乐部股权分配体系没有明确公开,但喊出“创造中国足球与城市结合的典范与标杆”的沧州,和永昌合作的目标是确保2年内重返中超赛事,5年内入围亚冠赛事。

如果按照这个目标发展,沧州应该会投入相当的资金来确保俱乐部完成目标,这也意味着,永昌集团在投入上的压力将大大减轻。

更异曲同工的,是山东鲁能俱乐部。

其实,在鲁能集团逐步退出的过程中,山东方面引入的投资主体也是济南文旅——俱乐部从央企变为城市企业,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依托地方管理部门合作。

对于未来的中超,健康发展和稳定投入,将是压倒一切的生存法则。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宋承良

编辑:符环宇--体育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体育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