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体育频道 > 正文

追梦少年第四季③黄云轲:定向越野是融入血液的技能

2018-02-09 17:32:01 来源:红网 作者:罗学尧 编辑:胡凯佳

  【编者按】

  印象中,搞体育的人总摆脱不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标签。

  现实是这样吗?那可不一定。

  球场上是门神,球场下也是好学生,好孩子,好哥哥;一双巧手能够投篮,也能在钢琴键盘上指尖飞扬;定向越野中擅长搜寻点标,菜市场内喜欢收集食材做出一桌喷香的饭菜……

  他们是体育路上的追梦人,而在体育之外,他们的生活同样也丰富多彩。

  红网体育“追梦少年”系列报道第四季,让这些少年告诉你:体育很重要但并不是唯一。我们把镜头和文字毫无保留地献给那些在体育路上一直不懈追逐梦想的孩子们。愿他们的梦想从未离开,最终都能实现,愿多年后猛然回望前半生,依然是少年。

  红网时刻长沙2月9日讯(记者 罗学尧)“你要去红网的话,可以从芙蓉中路往南左拐进林子冲路,从林子冲路走过梓园路,再到下一个路口左拐上城南中路,再右拐沿着韶山北路一路南下就可以了。”

  “走饿了吗?我给你做碗面吃啊。”

  尽管已经有两年没有接触过定向越野,在没有导航的情况下,黄云轲还是脱口而出了一长串的命令字符。 不仅如此,他还很乐意向红网体育记者露一手自己的绝活:做饭。

  黄云轲现在广益中学读初二。这次采访前,正好长沙气温骤降、路面结冰,中小学校已提前放假。迎来了难得的假期,黄云轲仍有点失落,“我每个假期都会在世界地图上挑一个地方带着爸妈一起去,今年寒假怕是不行了”。

黄云轲在擀面做空心粉。 除标注外,本文均由受访者供图

  行走的导航仪,“我要把福格环游地球的路线走一次”

  有的人从小就注定与路痴无缘,黄云轲似乎生来就注定成为行走的导航仪。

  6年前,6岁的黄云轲跟随妈妈林巧去丽江古城,第一次表现出了这种天赋。

  “我那时候也是第一次去丽江古城,完全被景色迷住了,结果一不小心没看住他,我俩走丢了。”林巧在接受红网体育记者采访时说道。她当时急得发动了身边所有的朋友一起到处寻找,“最后旅馆打来电话,说孩子自己找回去了,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后来越想越神奇,他那么小,是怎么自己找回去的?”

  那次的经历黄云轲也记忆犹新,“我和我妈分开了以后就按着记忆一路往回走,一直走回了我们住的地方。”

在定向越野中,类似于图右位置的东西被称作“点标”,在整个路线中会有很多处。 图片来源:Pixabay

  也正是由于这种对地理、方位的奇妙天赋,促成了黄云轲与定向越野正式结缘。在长沙市砂子塘小学读书时,黄云轲在父母的引导下开始学习定向越野。

  也许是不希望被人觉得玩定向越野就只是方向感强,坐在记者对面的黄云轲迫不及待地向红网体育记者科普起这项“神秘”的运动。

  “很多人觉得只要方向感强就可以了,但其实方向感只是这项运动所需要的知识能力体系中很小的一个环节。你还需要将近300个各种地理图标和图示烂记于心,还需要尽快从密密麻麻的等高线和图例中将地理信息分解出来。”

  比如,密如乱麻的北京市区14条地铁线路,具体到每一个经停站,黄云轲只需要一天时间就能熟记于心。

  定方向只是首先要做的事情,定向越野最重要的环节则是“选择”。“能够到达点位的路有很多种,但最快的只有一条,而且最快的路不一定安全。”黄云轲坦言,自己曾在参赛时遇到过不少很有“诱惑性”的近路,或需要趟河,或需要攀坡,有的甚至更危险。“我曾经看见过有的选手为了不走弯路直接从很高的地方跳下去,但我自己从来没有选择过冒险的路线,安全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拿起地图和导航仪,背上背包去越野,去探险。 图片来源:Pixabay

  作为家里行走的导航仪,黄云轲从小就与地图有着不解之缘。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黄云轲第一次在电视画面中看见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各国国旗,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旗帜,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他不仅全部认齐,同时还能准确地在世界地图上找出位置。

  后来,黄云轲被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所写的《八十天环游地球》深深吸引。彼时年纪尚小的他也许看不懂书中所讲,但他立刻就被主人公菲利亚·福格在80天里走过的路线引起了兴趣。黄云轲用自己的小蜡笔,沿着福格环游世界的路线,小心翼翼地从英国伦敦开始,划过大西洋,跨过北美洲,又先后来到太平洋、中国南海、马六甲海峡、孟加拉湾、阿拉伯海、红海、地中海,最后回到起点伦敦。“妈妈,我的梦想是能把福格环游地球的路线走一次!”

  再长大一点,黄云轲看了中国著名当代文化学者、文化史学家、作家余秋雨所著的《千年一叹》。这篇日记体散文,记录了余秋雨在2000年随香港凤凰卫视“千禧之旅”车队跋涉四万公里的经历。余秋雨以亲身所见,用厚重而平实的语言,对伊斯兰文明、两河文明、阿拉伯文明、印度文明、古埃及文明、希伯来文明等古文明的衰落进行了讲述。

  慢慢的,地图已经无法满足黄云轲对世界的好奇,他希望能“窥探”到地图后的文化。

  于是,每逢寒暑假,黄云轲都会和父母一同在世界地图上打一个点一同前往。可作为行走的导航仪,这个家庭出游的画风也不会太平凡。

黄云轲自己标注的土耳其行程图。 摄影/罗学尧

  “上个假期我们决定探访古埃及文明,出发之前他对着地图查了一天,第二天就列了一个行程清单。先去哪里看什么,再去哪儿看什么。”最终按照黄云轲的计划,一家三口直飞开罗,在开罗去了吉萨金字塔和埃及博物馆;再去往地中海沿海的历史名城亚历山大观看了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遗址);此后又先后到达红海、卢克索太阳神庙和尼罗河帝王谷。

  失落的古埃及文明对黄云轲造成了十分直观而猛烈的文化冲击。“看着年轻法老图坦卡蒙金字塔墓道墙壁上的象形文字,连埃及人自己都已经无法破译了。从埃及回来后,我对中华文化有了更深刻更亲切的理解。”

  讲究完美的黄小厨,“未来像你一样做记者也很好”

  其实,黄云轲有一个小秘密。在他更小的时候,他的梦想其实是做一名大厨。

  从上小学开始,黄云轲就经常替爸妈轮岗下厨房,小小年纪的他对食物也十分讲究,哪怕只是一份简单的蛋炒饭,他都对色香味有近乎完美的要求,金黄色的炒饭、绿油油的葱叶,再卧上一支鲜红的龙虾,让简单的蛋炒饭也能勾起人心底的食欲。

  除此之外,他还喜欢经常换换花样,比如亲自擀面皮做空心粉,这个男孩的生活技能已经早早地超出了生存的层面,他是在享受生活。

色香味俱全的黄金蛋炒饭,配上小龙虾简直是“低调的奢华”。

  “我和孩子父亲工作比较忙,他上小学的时候,经常是他放学回家了我们还在加班,所以需要他偶尔为我们准备晚餐。”林巧说。黄云轲正是从这些最简单的挂面、炒饭开始尝试着做,“后来渐渐发现他还挺有讲究,无论做什么菜都一定要好看又好吃,做出来自己一定要摆盘。”

  喜欢玩定向越野的孩子,动手能力都不会太差。

黄云轲用左手拿刀,刀工了得。

  红网体育:已经两年没有再接触过定向越野了,会不会感到生疏?

  黄云轲:不存在,定向越野已经是一种融入血液的技能了,隔多久我都不会感到生疏。而且生活中到处是定向,到处都有障碍需要克服,我觉得我每天都在接触定向越野。

  红网体育:在学习定向越野的过程中,最让你印象深刻的一次比赛是在哪里?

  黄云轲:是2014年在宁乡一个叫不出名字的荒郊野岭,当时的省赛放在那里。我之所以印象十分深刻,是因为比赛前天晚上我们一群小选手在家长的带领下打着手电筒摸黑在比赛场里熟悉了一次地形,感觉挺怕怕的。

黄云轲做的空心粉成品,看了就令人食欲大振。

  红网体育:有着几年的定向越野经历,上地理课会不会有一种特殊的优越感?

  黄云轲:嗯……也不能说优越感,虽然确实现阶段的地理课对我来说都比较简单。毕竟课堂上还是比较注重知识性,我已经可以基本熟练运用知识了。这也要感谢爸妈经常带我出去外面的世界走一走转一转。

  红网体育:对未来的工作有什么想法吗?

  黄云轲:去了那么多地方,我对未来很憧憬。像之前说到的,我觉得旅行作家就很不错,但我现在也觉得能像你一样做记者也很好,或者去当一个侦察兵特种兵也可以考虑,定向越野运动本就源自于侦察兵技能。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