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体育频道 > 正文

【追梦少年第四季】陈庭树:我被钢琴“咬”了一口

2018-01-29 11:44:20 来源:红网 作者:罗学尧 编辑:胡凯佳

  【编者按】

  印象中,搞体育的人总摆脱不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标签。

  现实是这样吗?那可不一定。

  球场上是门神,球场下也是好学生,好孩子,好哥哥;一双巧手能够投篮,也能在钢琴键盘上指尖飞扬;定向越野中擅长搜寻点标,菜市场内喜欢收集食材做出一桌喷香的饭菜……

  他们是体育路上的追梦人,而在体育之外,他们的生活同样也丰富多彩。

  红网体育“追梦少年”系列报道第四季,让这些少年告诉你:体育很重要但并不是唯一。我们把镜头和文字毫无保留地献给那些在体育路上一直不懈追逐梦想的孩子们。愿他们的梦想从未离开,最终都能实现,愿多年后猛然回望前半生,依然是少年。

一坐在钢琴前,陈庭树就是安静的美男子。 摄影/罗学尧

  红网时刻长沙1月29日讯(记者 罗学尧)红网体育:“你要不要谱子?”

  陈庭树:“不用,都在我脑子里。”

  没有大气辉煌的演奏厅,没有环绕全场的观众,亦没有优雅得体的西装燕尾服。校服套在厚棉袄上,裹得像个春卷。当他坐下,双手漫不经心的放上黑白相间的实木琴键,伴随着一曲轻快明亮的塔兰泰拉舞曲,眼前仿佛浮现出意大利南部的姑娘们围成圈热烈地舞蹈。

  陈庭树是长沙市实验小学四年级一班的学生,他有一双灵巧的手,这双手喜欢翻翻书,打打篮球,还能弹弹钢琴。弹钢琴的人大多手指修长,能在52个白键和36个黑键上翻飞雀跃,等他再长大一点,像T-Mac一样单手抓球,或许也比普通人要容易不少。

  每个周末,陈庭树总会和爸爸陈日冬在小区篮球场打上一次球。这是个有着钢琴小王子般沉稳、安静的小男孩,但只要上了球场,他一样也会欢呼雀跃。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是对他最写实的描述。

  说来奇怪,坐在琴前时,陈庭树却丝毫没有面部表情与肢体动作,画风清奇。或许他内心的一团火焰只在打篮球的时候才会喷发出来。“看着他喜欢打球我心里也高兴,哪怕是作为一种锻炼方式,只要能达到强身健体,保持良好心态的效果,我都乐意陪伴他,也鼓励他去发现更多的体育爱好。”陈日冬说。

很多个周末,陈庭树都会在爸爸的陪伴下在小区打篮球。 除标注外,本文均由受访者供图

  被钢琴“咬”了一口,“中毒”不浅

  陈庭树钟爱的钢琴曲叫“塔兰泰拉舞曲”(Tarantella),这其中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相传意大利南部有一种毒蜘蛛,叫“塔兰图拉”(tarantula),传说被“塔兰图拉”咬伤的人,必须通过剧烈的舞蹈方可缓解毒性。可能因为谐音的缘故,被毒蜘蛛咬伤后的舞蹈便逐渐演变成了塔兰泰拉舞。

  陈庭树被“咬”过,一口下去,让他“中毒不浅”。只不过那一口是钢琴咬的。

  当年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陈庭树活像个小猴子,坐在椅子上东瞅瞅西望望,左探探右摸摸。为了治治孩子的“多动症”,父亲陈日冬把他送去了钢琴培训班。“开始只是尝试一下,没想到学习钢琴之后,他就像中毒了一样,深陷其中。而且他还越来越坐得住了,在钢琴边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现在的他,坐功了得。”

这是一双被钢琴“咬”过的小手。 摄影/罗学尧

  然而,这都还不算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毒”。叶琴向红网体育记者介绍,“绝对音高”是一门关于“音乐听力”的必修课,指对不同音质、不同音高的感知力,不少音乐学习者都难过此关。如果把“绝对音高”比作一次打靶,陈庭树小小年纪,已可做到“指哪打哪”。“别的孩子在这门课需要专门的教材辅导,陈庭树的音乐听力似乎是与生俱来,从不需要培训。我在琴上随意弹一组旋律,他不仅可以找到是哪些键,还能将我弹的旋律以百分之百的准确率还原出来。”

陈庭树(右)在马克西姆演奏会后台与钢琴老师叶琴合影。

  不动,但真的在走心

  作为陈庭树现阶段的钢琴老师,叶琴培训过不少孩子,尽管有着过人的专业天赋,但陈庭树确实是最特别的一个。“不少孩子弹钢琴会在来感觉的时候,身体随着音乐和节奏而律动。陈庭树是个例外,他往那儿一坐就像个石头似的,一动不动。”

  通常为了帮助孩子进入音乐意境,同时也为了观赏效果,老师会引导学生做一些适当的肢体和面部动作。起初,叶琴尝试过对陈庭树进行建议和引导,但这仍然无法影响他坐如钟的画风。

  “这孩子是有自己的悟性的,他知道顺着自己对音乐的感觉去走,而不是老师说什么就是什么。不仅如此,在没有过多的表现动作的情况下,他表现的作品往往又更有渲染力。有的孩子弹琴时很有表现力,但大部分都是学来的,少数人是真的很陶醉。最后我决定尊重陈庭树对曲子的理解方式,别看他不动,他是真的在走心。”

陈庭树在长沙国际钢琴公开赛获奖选手专场音乐会演奏。

  爱你所爱,无问西东

  知子莫若父。陈日冬清楚儿子爱看书,清楚儿子喜欢打篮球,知道儿子有学钢琴的天赋,也了解他到底演奏得有多么好,可他同样知道:“我儿子不是我的工具,也不是我拿去与别人家的孩子攀比的货品。虽然我不懂音乐,但我希望通过阅读,通过体育锻炼,能让他心思细腻,让他端坐在自己人生舞台的正中央,享受音乐、理解音乐。”

  陈庭树现在过了钢琴七级。在很多人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情。早早考过了钢琴十级的小“神童”比比皆是,相比同龄孩子,陈庭树的考级进度并不算快,相反有些滞后。

火遍朋友圈的“蛙蛙”和陈庭树在一起玩耍?

  在这件事上,父亲陈日冬和老师叶琴早前就沟通过。“某种意义来说,过了十级,只能代表可以演奏十级的某一首曲目,可以演奏仅限于弹出来而已。国内钢琴考级可以跳级考,而考过了只能代表有了演奏该曲作的能力。社会对钢琴过级存在某种程度上的误解,如今的过级对于有天赋的孩子来说,反而成为了一种揠苗助长的培养方式。对于陈庭树,我希望他轻考级、重理解,希望他能把每一首曲子都弹到极致,弹出自己的理解,再进行下一首练习。”叶琴向红网体育记者说道。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这对陈庭树真实的性格写照。 摄影/罗学尧

  近期上映的电影“无问西东”讲述了四组关于“真实”的故事。学钢琴的孩子很多,亦如学足球、篮球,或者围棋、击剑,孩子永远是一张白纸,本就是最“真实”的存在与写照。陈庭树在用心陶醉于自己的“塔兰泰拉舞曲”,在爸爸陈日冬看来,这就足够了。

  “愿你在今后的岁月里,不要放弃对生命的思索,对自己的真实。青春不过这些时日,爱你所爱,无问西东。”在写给儿子的一封信中,陈日冬如是写道。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