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体育频道 > 正文

周继红:队员和女儿都是心头宝

2017-09-20 20:55:32 来源:红网 作者:向群 编辑:符环宇

  红网时刻9月20日讯(记者 向群)说起周继红这个名字,可能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中国跳水队领队、前奥运跳水冠军、那位叱咤风云的周继红。其实,在中国举重界,也有一位跟她名字一模一样的一位周继红。作为湖南省举重女队和中国国家举重队的双料教练,周继红带出过王明娟、向艳梅等多位奥运冠军,李萍、周文玉、侯志慧、廖秋云、肖慧颖等诸多世界冠军以及数不清的全国冠军。

第五届亚洲室内和武道运动会上,湘妹子肖慧颖(中)在领奖台上。供图/周均甫

  9月17日,第五届亚洲室内和武道运动会在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开幕,两个比赛日后,代表中国出战的、来自湖南省举重队的肖慧颖和廖秋云双双夺冠,成为新科世界冠军。

  令人惊讶的是,这两名新科世界冠军的教练,竟然是同一个人,她的名字就叫——周继红。两人从全国舞台走向世界舞台,不变的是身后那个为她们加油鼓劲、出谋划策的身影。

  说起周继红这个名字,大家首先想到的都是中国跳水队领队、前奥运跳水冠军、那位叱咤风云的周继红。而作为湖南省举重女队和国家队举重女队教练的周继红,就显得有些过于低调。

  “周继红和其他湖南举重教练一道,不仅将湖南女子举重队打造成‘王牌之师’,也为中国举重女队培养和输送了许多人才。”中国女子举重队总教练王国新,曾在接受红网体育记者采访时这样评价周继红。

  “她们都是努力的孩子,采访她们就好了。”面对红网体育记者的多次采访邀约,周继红总是这样推辞。

8月30日,第十三届全运会女子举重69公斤级决赛上,湖南选手向艳梅以总成绩258公斤夺冠,图为向艳梅(右)和教练周继红(左)站在全运会最高领奖台上。 摄影/陈杰

  培养出多位举重冠军 20年守候小小的举重台

  培养出王明娟、向艳梅两位奥运冠军,还有廖秋云、侯志慧、李萍等数不清的世界冠军的周继红,实际上是中国女子举重项目的第一批队员。

  “我从1984年就开始了举重训练。”周继红在接受红网体育记者采访时淡淡地说道。

  周继红从小就跟随父母在湘西自治州生活。在吉首市一中读高一时,周继红当时也是运动员,不过练习的是田径项目。“当时自治州体校刚刚成立女子举重队,李老师(李小平,也是中国第一块女子举重奥运金牌获得者杨霞的教练)看到我的力量不错,就劝说我去练举重。”周继红回忆,“其实那时候我才15岁,对举重并不了解,但李老师说如果能在省里举重比赛拿到前三名,就能保送进大学,所以我当时就心动了。”

  然而作为家中备受疼爱的小女儿,周继红的这一决定并未得到父母的鼎力支持,倒是周继红的哥哥,出于“觉得女孩子能举起那么重的杠铃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一直在默默地支持着她,周继红这才坚持了下来。

8月28日,第十三届全运会女子举重48公斤级决赛上,湖南选手侯志慧准备上场,教练周继红(穿红色运动衣者)提醒她注意要领。摄影/陈杰

  “那时候我只能悄悄地跟着老师练习举重,然后悄悄训练。虽然当时训练很辛苦,但我在练习举重两年后的1986年省运会上,就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于是1987年湖南省组建女子举重队的时候,我就顺理成章地入了队,也成为湖南省女子举重队的第一批队员。”

  湖南女子举重队是国内较早开始进行女子举重的队伍,而作为中国女子举重项目的第一批队员,也是湖南女子举重队的第一批队员,年少的周继红,从此将自己的全部生活都投入到了举重。“那时候白天训练、晚上读书,家人也不在身边,回想起来还真是有些心酸。”周继红说。

  如同所有职业运动员一样,周继红也没能躲过伤病这一关。在多次训练比赛后,她的腰伤严重,教练和队医只能建议她退役。就这样,没有拿到金牌的周继红,不得不无奈地结束了自己的举重运动员生涯。1991年退役,然后去了长沙体育学校读书。

  “说实话,自己当运动员时没夺得金牌,心里有很多不甘。在接受红网体育采访时,”周继红说。也正是这份不甘,在跟她一起打拼的队友后来有去上海下广州经商赚钱时,周继红却死守着举重教练这份活儿,并一直坚持在这条路上走下来。

作为周继红带出的弟子之一,廖秋云在第十三届全运会上一鸣惊人,一举夺得女子举重53公斤级金牌。 摄影/陈杰

  出于对举重的喜爱,周继红在上学期间也常去湖南省女子举重队帮忙做些杂事。看到周继红对举重还是那么喜爱,省队教练就提出让她毕业后来队里当干事。

  做举重队的随队干事,其实并不比当运动员轻松。因为队里运动员年龄小,周继红几乎每天都会陪她们早上六点半起床,然后热身、训练,晚上又陪着她们进行文化教育,或是做理疗。

  而这一切的目的只有一个,“自己当运动员知道训练的苦,所以想给她们提供最好的服务。”周继红说。

  1999年,湖南省女子举重队需要教练,于是这么多年一直在一线的周继红,也就顺理成章正式走上了教练岗位,“看到自己能培养举重运动员了,我当时还真是兴奋了好久。”周继红笑着说。

  2012年伦敦奥运会,周继红和师傅贺益成一起,将王明娟送上了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69公斤级冠军向艳梅,则是周继红一手挖掘并培养出来的。“向艳梅是2005年株洲省运会时我发现的,虽然她当时还是古丈县体校的学生,但我感觉她将来可以打69(公斤级)这个级别,而且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所以我当时就向队里提出,直接将她从县体校招到省队来了。”而与周继红同为69公斤级选手的向艳梅,从此以后就一直跟着周继红,虽然其中也经历了许多挫折,特别是错失伦敦奥运会,但周继红却一直把她当作自己的女儿看管。”向艳梅算是我的得意门生吧,当然,她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小姑娘。可能是由于练习举重过于辛苦,期间向艳梅曾数次想过放弃,有一次甚至自己偷偷跑回了,最后还是我把她找回来了……也许是自己没能在运动员生涯取得一块金牌,心中一直留有遗憾。这个孩子真的很有天赋,我也很希望她能取得好的成绩。”

  从1999年至今,快20年的时间里,周继红将自己的全部心血都投入到了举重事业中,在同批运动员小姐妹很多转投商海发家致富时,她仍然坚守在小小的举重台旁……

第十三届全运会上,周继红数次与弟子一同登上最高领奖台。摄影/陈杰

  妈妈对别的姐姐更好? 队员和女儿都是掌中宝心头肉

  “腰别紧!向上用力!”8月30日下午,在天津大港体育馆里,里约奥运会冠军、湖南选手向艳梅在为第十三届全运会女子举重69公斤级决赛拼搏时,周继红就在站在她身旁,不时还要喊上几句。当向艳梅获得金牌时,周继红早被祝贺的人群遮住。

  “周教练呢?没有她在,我也难举出这么好的成绩。”向艳梅一下场就穿过祝贺的人群,寻找着周继红的身影。

  此时的周继红,正躲在运动员训练区,眼中布满血丝,满脸疲倦。

  对于举重队的女孩子们来说,周继红已经不仅仅只是教练,更像是一路以来陪伴在身边的亲人。

  “举重队很辛苦,向艳梅进来时才10岁,有时晚上会躲在被子里哭。”周继红便像妈妈一样带着这群队员。女队员逐渐长大,身体和心理都发生变化,就连“大姨妈”来了要怎么处理,周继红都要照顾到。

队员和女儿,对于周继红来说同等重要。 摄影/陈杰

  就像周继红一直默默站在这些一步步成为世界冠军、奥运冠军的姑娘们身后一样,周继红的身后,也有默默支持着她的家人。

  1999年,周继红初当教练时,女儿才两岁。为了全力训练队员,她把孩子托付给父母。“有时候,举重队要去外地训练,我女儿就会抱怨,说‘妈妈,你怎么对别的姐姐比对我好?’”

  其实,周继红又怎会不惦记女儿?“女儿进入初中后成绩下滑了。”为了不给孩子留下遗憾,在女儿初三时,周继红向单位报批,希望留守长沙训练队员,不再驻扎外地。“那一年,我全心陪着她生活、学习。以前为队员们做的加餐,回家都尝试着做给她吃。”在周继红的陪伴下,女儿以优秀的成绩考入了长沙市明德中学读高中。

  于是,放下心来的周继红又回队里去了。

侯志慧在教练周继红(左三)的陪同下准备比赛。 摄影/罗学尧

  可费心照顾队员的周继红,常常会错过女儿成长的瞬间。女儿读高中时,老师也曾批评周继红,“怎么没见妈妈来参加过家长会”。周继红当时想,在女儿读高三时,花一年时间来专心陪伴,应该能让孩子顺利考个好学校。可现实总归残酷,周继红女儿的高考成绩不太理想,“她现在在衡阳师范,说已经很满意了。但我知道,如果我能再多陪伴她一些,她应该能考进之前憧憬的学校”。说起女儿,周继红言语中不无失落与歉意。

  除了女儿,让周继红能放下心来全情投入工作的,还有相濡以沫结婚20余年的丈夫。“在工作和生活上,他都给了我很多支持。”周继红说,运动员遇到困难挫折需要心理安慰,作为教练其实也有很多心理问题。“遇到什么事,我都会找他商量,总觉得他比我看得远。”虽然早几年,丈夫看周继红很辛苦,也曾劝说她去做份轻松点的工作,但只要周继红喜欢,他还是全力支持。

  “运动员需要教练和团队的支持,而我们也需要家人这样无私的鼓励。”说到情深处,周继红说:“这次比赛结束了,我该回去好好陪陪女儿和老公了。”

  采访手记

  《太熟悉,采访反而是件痛苦的事》

  文/向群

  采访周继红,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因为跟她很熟,熟到知道她家住在哪儿,她开什么车,她能喝多少酒……更重要的是,因为她很不喜欢抛头露面,因此一提采访的事,她就总是推脱。

  2012年伦敦奥运会,她带的队员王明娟拿到了奥运会金牌。可其实第二天的比赛,另一名同样是她的队员赵常铃(又名祖尔菲亚,代表哈萨克斯坦队),也站在了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而实际上,她挑选并培养的向艳梅,虽然那一年第一个穿上中国队的奥运参赛服,但却在最后时刻被拿了下来。“要是向艳梅来比赛,周继红可就是三位奥运冠军的教练。”当年在伦敦奥运会的举重比赛馆,作为周继红的师傅、今年刚刚从湖南省举重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位上退休的贺益成说。

  第一次带队员征战奥运会就拿到金牌,周继红从伦敦回来后,就正式开始拥有“国家队教练”的身份,而手底下除了向艳梅、李萍、周文玉等一干世界冠军外,小将侯志慧、肖慧颖、廖秋云等,也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然而也就是这个时段,周继红的女儿进入高中,要准备高考了。可因为这么多年在队上,她很难帮上女儿的忙,于是尽管训练非常紧张,周继红在湖南省举重队多位教练和众多朋友的劝说下,才决定在女儿临参加高考前请假回来照顾一下女儿。

  “我妈妈肯定知道向艳梅喜欢吃什么,喜欢玩什么,但她肯定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喜欢玩什么……”那年从伦敦奥运会归来,我与周继红一起吃饭,恰好她女儿也在场,聊起这么多年妈妈没能照顾自己的生活和学习,女儿虽然心里颇有怨言,但嘴上并没有表现出强烈的不满。但听到女儿说这话时,我发现周继红的眼角泛红,盯着女儿很是看了一会儿,强忍着没让泪水落下来……

  去年在里约奥运会期间,向艳梅比赛结束。听向艳梅说“想去里约的街上玩玩”后,周继红便陪向艳梅逛逛里约。在一家类似国内万达广场的大型商场,周继红看了几家市装店,希望能为自己挑点女人穿的衣服,向艳梅也鼓动说,“其实周老师身材很好的,就是从没见她穿过时装”。可试来试去,周继红最终还是自己给“拍死”了。“唉,我发现我还是穿运动装舒服,这些(时尚)服装,恐怕我没时间穿了……”

  天津全运会,侯志慧、向艳梅和廖秋云都是夺金选手。可当廖秋云拿到金牌颁奖时,周继红还是让自己的助理教练毛角跟廖秋云一起走上了领奖台。“毛角一直主管廖秋云的训练,这枚金牌,小毛功劳大。”面对媒体记者的提问,周继红说。

  也就是在天津,我又跟周继红约,“你们家住在离我们办公室不远的地方,什么时候咱们一起吃个饭呢……”可周继红笑着说,“行行行,等从阿什哈巴德(第五届亚洲室内与武道运动会举办地——土库曼斯坦首都)比赛完,我们就聚。”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