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红网首页 > 体育频道 > 正文   

新华社:唐全顺之路折射运动员退役之惑

http://www.rednet.cn  2003/8/6 9:13:14  红网  字体: 【

  前足球国脚、甲级联赛最佳射手唐全顺,因开设“盘口”接受他人赌球,今年7月被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以赌博罪一审判处拘役4个月。这是迄今为止第一位因赌球而被判刑的中国足球圈内人士。

  这次犯罪使“四十不惑”的唐全顺陷入痛苦的反思之中:作为一名优秀的足球运动员,退役后缘何为生计所累,最后因赌球而锒铛入狱?其实,唐全顺的问题,也是长久以来一直困惑中国体育的难题:为了金牌而错过了获取文化知识最佳年龄的运动员,退役时却发现自己谋生无门。

  足球宠儿成了下岗工人

  一个炎热的上午,记者在杨浦区看守所见到了唐全顺。他的背有点佝偻,脸上胡子拉碴,鬓角已经有些斑白。这个样子,和当年他在球场上十面威风的形象相距甚远。管教干部让他坐在一张小板凳上,递给他一支烟。当谈起上海足坛的往事和他当年的辉煌,唐全顺的情绪渐渐好起来,十几年前的每一场重要比赛他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1974年,唐全顺11岁,在杨浦区少体校开始踢球,此时正在读小学,正规的文化学习也就到此为止。此后,唐全顺在足球上的路越走越顺,从区少体校到市少体校,再到上海二队、上海队、国家队。这期间虽然有文化课学习,但只是踢球之余的陪衬。

  唐全顺是上海足坛“技术足球”代表人物之一,脚法细腻,跑位准确,是上海队的主力射手。1983年全国五运会,唐全顺拿到全国冠军;1988年,他凭借15个进球成为当年全国足球甲级联赛最佳射手;1989年,他短暂入选过高丰文执教的国家队;1990年,以他为主力的上海队又获得“足协杯”冠军……1993年,在即将开启的职业联赛门槛前,30岁的唐全顺因为身体素质原因,没有进入当时成立的申花队,此后他辗转于上海的大顺足球俱乐部和浦东足球俱乐部。1997年,他离开足球圈,之后干过很多工作:开饭店、做旅游、拉广告……但“总的来说不如意,文化上跟人家有差距,业务也没有人家熟”。

  至今他还有些懊悔:如果早一点退役,能被分配到效益很好的单位,干一份清闲差使;如果晚一点离开足球,踢几年职业联赛,多少还能赚点钱——职业化前后两批足球人的际遇判若霄壤,跟现在球场上的百万甚至千万富翁相比,唐全顺在五运会上夺得全国冠军的奖金是400元,拿了“最佳射手”称号,奖金只比别人多出44元。

  唐全顺的人事关系放在上海体育运动技术学院,学历填的是“大专”,但他没在那里上过一天班,更没有正儿八经读过大专。没有事做也没有收入的时候,他去学院找过相关负责人,但是被告知:“你的年纪大了,没有合适的位置,再说各个岗位上也都有人。”工作问题终究没有解决,家庭生活也不甚如意。这以后的几年,唐全顺离职业足球圈越来越远,人们很少听到他的消息。直到有一天,他因赌球犯罪再次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在看守所流汗,和在球场上不一样

  在杨浦区看守所里,唐全顺与同伴一起把大块整冰拉进监区,然后把冰块敲碎,挨个送进监房。正是上海最热的时候,冰块可以降低监房里的温度。除了拉冰砸冰,看守所有时还分配唐全顺到厨房劳动。

  看守所安排唐全顺做一些服务性的工作,其实也是在做他的思想工作。管教干部包警长说:“我们想让他意识到,现在流的汗跟以前在球场上流的汗有什么不一样?以前都是别人为他服务,他没有学过、也没有想过要为他人服务,现在应该补上一课。这样才能自我反省、彻底挖出犯罪根源。”唐全顺的判决结果下来后,包警长特意塞给他一个练习本和一支笔,让他至少隔天写写日记,反思过去的事。

  包警长说,唐全顺这个人其实比较单纯,劣根性不强,“虽然他40岁了,但是社会阅历不多,交的一些朋友层次不高,总是被人利用;他的文化水平不高,离开足球后,生存能力比较差,但他自己又不甘心,定位定得不好,愿望总是高于自己的能力”。

  在看守所的两个多月里,唐全顺想了很多,心态变化很大:“刚开始,我不知道赌球犯法;进来以后,心理压力很大,晚上睡不着觉,弄不清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在管教干部的开导、教育下,我反省了很多,现在我是用自己的汗水洗刷以前的错误。我曾经埋怨被体育界抛弃,就是没想到自己不争气。现在想想,应该在自己能力范围内踏实做事,不能好高骛远,更不能铤而走险。”

  唐全顺不久后重获自由,他希望能回到他最擅长的足球圈,做一些青少年足球培训工作,踏踏实实做事赚钱,“我不怕有人用有色眼镜看我,我要用行动证明自己”。

  退役后路,要从娃娃抓起

  唐全顺赌球案发后,再加上不久前亚洲举重冠军才力之死,引发了社会各界对退役运动员安置问题的关注。目前各省市几乎都积压了一批像唐全顺这样无法安置的退役运动员,也有的退役运动员像才力一样陷入贫病交加的境地。

  唐全顺在上海队时的教练王后军说:“唐全顺的经历,反映出我国运动员退役后的出路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妥善安置是一个方面,最根本的还是要解决运动员培养过程中的文化学习问题。”这位老体育工作者说,如果只顾运动成绩,而对运动员其他能力的培养尤其是文化学习不闻不问,是对他们极端的不负责任,是没有以人为本。

  王后军说:“做球星的毕竟只是少数,千万不能运动成绩没练出来,文化学习也耽误了。”他现在正尝试一种新的足球选手培养模式:足球苗子平时在学校与其他同学一起进行正常的文化学习,双休日接受他的足球训练,而不是像一些“足球学校”那样把孩子们与日常学校教育分离开来。这一做法得到了家长和学校的支持。

  中国体育界目前正在进行深层次的变革,不少地方在探索新的运动后备力量培养方法,“体教结合”是其核心内容。在上海,从1999年起即开始进行“运动队办进学校”的尝试:一线队办进大学、二线队办进中学、三线队办进小学,变过去体育部门一家包揽的后备人才培养模式为体育、教育两家资源共享、责任共担。这既利用了充足的教育资源,改变长期以来运动员文化学习和运动训练对立的矛盾,也为将来运动员退役免除了后顾之忧。

  “全社会在为运动员巅峰时期的辉煌欢呼的同时,更要关心他们带着一身伤病走向社会时的失落,”王后军说,“关键是要建立更为科学、人性化的运动员培养机制。”


 

[稿源:新华社]
[编辑:张勇]

 ※相关链接  
 
精彩图片 更多>>
论坛推荐 更多>>
热评排行 更多>>
红网短信 更多>>